1234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4)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8)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10)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13)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15)


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(图18)

原标题:一个平胸女生穿胸罩的第10年。

第一个关注到我的胸部“变小”的人,是我妈。

假期的一个晚上,我久违地回家吃晚饭。中途,我站起来盛汤,余光不经意间扫到我妈。

她的视线正落在我的胸脯位置,一路尾随我,直到我坐下。

“你的胸,”我妈定定地望着我,“为什么看起来像缩了水一样?”

在我看来,“缩水”一词并不属实。

但据我妈说,我的胸“缩得跟个十几岁的男孩一样”,这让她感到震惊。

只能说,记忆中的人会出错,记忆中的罩杯也会出错。

吃完晚饭,我回到房间翻半天衣柜,才翻出了一件青春期穿过的胸罩。

浅蓝色,带钢圈,缀着小小的蝴蝶结,发黄的厚棉垫被洗得变形,像是萎缩的拳头。

我拥有过不少类似的胸罩。

它们确实能把我胸前两坨不成气候的球体,隆出两道少女的弧线。

但你知道的,我对它们并不满意。

记得中学时,我妈领着我去探索了一家名叫“都市丽人”的内衣店。

那家内衣店很小,墙上挂满五彩缤纷的胸罩,胸罩底下站着我,我妈,一个既不都市又不丽人的店员阿姨三人。

阿姨目测了我的胸围,并热情地替我挑了七八款胸罩。

于是,在小小的试衣间里,我头一次体验了挺胸做女人的滋味。

真的挺胸,以前我低头就能看到肚脐眼,穿上胸罩我再低下头,看到的就是两座由胸罩创造出来的奇迹小山丘。

啊,真令人害羞。

但,也真令人不舒服。

肩带有点勒,钢圈顶着我的肋骨,穿起来就像加了厚棉垫版本的背背佳。

更别提我得经过近 10 个步骤,才能把这玩意正确戴到身上。

在闷热的试衣间待了半个小时,我满头大汗地穿上又脱下,最后还是挑了背背佳。

结账的时候,阿姨随口说了一句,“你的胸有点偏小。”

这句话立马让我妈忧郁了,阿姨又补充说,“不过以后穿文胸会变大的。”

这句话又让我忧郁了,我只希望胸别大得太快,至少长势不要比同龄女生更喜人。

结果买回来第一次穿去上学,我就后悔了。

当时的校服上衣是白色的,穿的胸罩透在外面,勾勒出粉色的轮廓。

“哇,你的内衣好明显。”我的同桌,一个还在穿小可爱的叛逆女生,但讲到这件事,她谨慎地没有使用“胸罩”这么露骨的词语。

我假装一点也不感到羞耻,说是吗?

她遗憾地点点头,“而且看起来挺大的,你特意买大的啊?”

操啊,我一点都不想大,我只想立刻冲回家换衣服。

同桌接着问我,“那个穿起来舒服吗?”她把“内衣”换成了“那个”。

我想了想,给了一个开放性的答案:“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说真的,我一点都不喜欢穿胸罩。

整个青春期,我把胸部塞进了又紧又闷的胸罩里,当然谈不上喜欢。

念大学以后,我神农尝百草地试了轻薄的,无钢圈的,有钢圈的,前扣的,后扣的,各式各样比高中时舒服很多倍的胸罩。

但我发现,我还是没法跟它们做好姐妹。

没别的,就是单纯的抗拒和不适。

再舒服的胸罩,我对它的好感也仅存在于脱下的那一刻。

另一方面,我的胸部依然没有像都市丽人阿姨所预言的那样,有明显的长大迹象。

这事儿让我妈很着急。

她作为一个热心关注女儿乳房发育的母亲,时不时督促我吃木瓜,喝牛奶。

用我妈的话来说,“女生要有点线条美,不然没有吸引力。”

那时候我正和前男友谈恋爱,我说,“我男朋友是被我本身吸引,跟线条不线条没关系。”

我妈极其简洁地反驳我,“太天真了。”

事实证明,我妈还是具备一些女性智慧的。

后来和前男友初次过夜时,他点评了这么一句:“看不出来啊,原来你的 Bra 这么聚拢。”

配合他的表情,我瞬间就明白了:他对 Bra 底下的内容感到非常失望。

我有点慌,另一种区别于第一次把胸罩穿去学校的羞耻感出现了。

我对自己的胸感到不好意思。

其实我对我的胸没什么不满。

它们固然没有成为林志玲胸部的志愿,从不引人瞩目。

而我爱它们单穿上衬衫和 T 恤时,平坦单薄的效果;运动的过程中,它们完全不会给我带来麻烦;当然还包括,它们没有任何下垂的意思。

只是我没想到,作为女生,羞耻是那么容易被一句话激活的。

我所经历过的,围绕着胸部和胸罩的这些羞耻,不过是源于这个隐私部位很容易和性搭上边。

一旦涉及到性的范围,我总会少了一点底气,多了一点羞耻。

那晚过后,前男友不止一次用这件事来调侃我,“穿 Bra 作假。”

不过,这样的玩笑他没机会开多久,因为我开始穿起了 Bra 背心。

穿这个不是为了反驳他冒犯又愚蠢的玩笑,而是来自一次我和室友逛街时,随手买的一件搭配镂空网状上衣的吊带背心。

这件背心有着柔软的棉垫,像云朵一样把胸托起来,束缚感为 0。

并且,它没有任何“作假”的成分,穿上去只会微微隆起。

也因为过于舒服,那段时间我对该背心宠爱有加,隔天就穿一次,直接取代胸罩。

而前男友对它的点评依旧贱贱格格,“还不如作假。”

我回复他,“你不如收声。”

到现在,我都还会记得穿那件背心的心情。

从衣柜里挑内衣,第一件想拿的就是它。

穿完当天洗了,很想它马上就能干了,第二天又能穿。

它像一个由我挑出来的好朋友,它会让我产生期待感,和别的胸罩是不一样的。

因为穿胸罩这件事,对我来说主观性不强。

你妈叫你穿,阿姨叫你穿(而且这个阿姨你还不认识),你前男友叫你穿,结果你发现,最舒服的那件不是这么来的。

单是一件Bra背心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,最后,我决定把胸罩们都换成Bra背心。

虽然穿起来会在视觉上完全还原我胸部本身的平坦(比如我妈觉得我胸部缩水的那件),但还是很舒适的。

再后来,我知道了每年 7 月 9 日是世界无胸罩日,有时候我甚至会内衣外穿,也不会害羞。

可以说,身体的自由会带来心灵上的自由。

只是很偶尔地,我还是会产生一种信号微弱的羞耻感。

有过一次,我要下楼买饮料,懒得穿内衣,套了件薄薄的衬衣就出门了。

当天风很大,呼啦一下吹过来,衬衣被掀到高高地飞起来,我下意识抱住手臂来遮住胸前的两点。

含着胸驼着背走去便利店的路上,我迎面看到了住同一栋楼的黑人大哥。

黑哥上身赤裸,甩着上衣玩着手机,黝黑的胸部在阳光下熠熠发光,黑哥走得自信。

我定住在路边目送黑哥,复杂的心情被风吹到微微发胀。

胸罩和胸部的故事,讲到这儿也差不多了。

我放下了衣柜翻出来的那件,文物一样的少女胸罩。

我缓慢地意识到,内衣穿了 10 年,我却一直都没有整理过那些关于它们的情感。

而情感的起点,就落在了那家位于步行街的,小小的都市丽人内衣店。

头顶的电扇咯吱转着,吹拂向胸罩的海洋,真正的女人世界在我眼前晃动。

墙面贴了林志玲穿一整套红色内衣的大幅海报,志玲和我对视,笑容温柔又自信。

如果说我没有过一刻想成为林志玲那样的女生,那是假的。

但我不太自信,身上穿戴的内容,能否真的会让我喜欢上自己呢。

到了今天回忆结束,我才发现,我拥有的是一个不断在更新的答案。

只是有些问题,也会出现无解的回答。

大概是因为,这些情感远远不止是胸罩和胸部那么简单。

做女生,还是很复杂的吧。

不管怎么说,还是希望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作为女生的你,都可以找到和你的胸部成为好朋友的内衣。

至少,在剔除情感之后,你仍会拥有身体的舒适和自由。

编辑部严重声明——

本文作者并不代表本司编辑的平均胸围。

WhatYouNeed"s Collection

点击蓝色即可阅读

我每次旅行,都会给自己挑告白地点。

这篇装载着「一个人旅行宝典」的文章,当然推荐你在国庆假期前收看。

8 月份,我们委派编辑 Acher 参与了海拔 4300m 为时 6 天 5 夜的行走之旅。我们相信,这篇文章里的 5000 字,会为你的夜晚和白天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心情。

毕业后,大家每个月还会从父母那里“领”多少钱?

这是一篇相当隐私的「聊聊」。到底有多少人在毕业后,还在依赖父母的经济支持?他们又会想什么?这篇文章会有答案。

相关阅读推荐:

精彩图文

大家都在看

猜你可能感兴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