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2)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6)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9)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11)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13)


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(图16)

原标题:其貌不扬穷保安靠这招搞定三星公主,却酗酒家暴索要12千亿分手费?软饭男绝了!

小时候我们总幻想公主嫁给一直守护她的骑士,两人一起在城堡里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长大了才发现,我们不是公主。

而再后来,我们发现当公主嫁给一直守护她的骑士,才是噩梦的起点。

9月26日,三星家族长女李富真与丈夫任佑宰的离婚诉讼二审结果出炉。法院判决两人解除婚姻关系,李富真将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),对此结果,男方表示可能再次上诉,因为他真正想要的金额是12000亿(约实际支付的100倍)!

吃软饭吃相这样厚颜无耻,真是活久见。

作为韩国的大财阀之一,三星集团以及它背后的李氏家族在韩国具有很高的地位,这一点韩国人口中的这句话中将其体现地淋漓尽致——韩国人认为一生无法摆脱的三件事情是:“纳税、死亡和三星”。

李富真是李氏家族这一代三星总裁李健熙的大女儿,身为长女的她很受李健熙的喜爱,从21岁开始就被父亲带在身边在商界历练,她自身能力出众,素来有小李健熙的美称。

这位顶级千金不仅聪慧非凡,长得也非常貌美。不同于韩国一般的整容脸,李富真的美很有气质和辨识度。

这真是不输韩剧女主的美貌。

但这为顶级白富美看男人的眼光不太行。

一般的财阀家庭,都会走商业联姻的路线。除李富真之外的几个孩子都与家室相当的富二代进行了联姻。般的财阀家庭,都会走商业联姻的路线。李健熙娶了当时韩国最大报纸《中央日报》会长洪琏基的女儿洪罗喜;

长子李在镕的前妻是食品业大象集团名誉总裁女儿林世玲;

李富真的妹妹李叙显,嫁给了嫁给东亚日报前社长次子金载烈。

联姻这条路,似乎三星家族的继承人们,都心照不宣的走着。

但唯有长女李富真,爱上了父亲派来保护自己的保镖。

这个保镖也并不是什么绝世大帅哥,他只是个其貌不扬的穷小子。

当年的结婚照里他长这样。

还算是个精神的小伙子。

然而现在他变成了这样。

油腻大叔你谁呀!

顶级白富美爱上了质朴草根男,不顾老爸李健熙的反对,坚决下嫁。据说,三星集团主席李健熙得知女儿和任佑宰谈恋爱的消息后,一个人在新罗酒店的咖啡店一直坐到关门。但因为李健熙的小女儿刚刚为情自杀,李健熙权衡再三不忍让大女儿再伤心,只能含泪认下这门亲事。

1999年,在双方父母都不看好的情况下,李富真嫁给了任佑宰,活生生上演了公主和穷小子的现代童话。

据说婚礼当天,李健熙全程黑着脸。

那么这个男的是凭什么打动三星公主的呢?

据传,任佑宰和李富真初识于1995年的一次公益活动,两个人为首尔上一洞的残疾儿童保护设施做义工,而李富真尤其热心公益。也许男方心机投其所好,也许是凑巧性情相投,公益事业让两个人走到一起。

因为与任佑宰的婚姻让父亲很不满意,在其他兄弟姐妹身居李俊熙手下企业要职的时,这位深受业界看好的三星长公主被迫离开了权力的中心,被分到了三星集团旗下一个不起眼的产业——新罗酒店。但是这位三星公主的商业头脑十分一流,从2001年成为新罗酒店企划部部长开始,李富真开始对酒店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一上台就炒掉了几位不支持改革的老派管理员。

在李富真的带领下,新罗酒店重新焕发出了生机。2001年,新罗酒店的营业额为4304亿韩元(约25.7亿元),经过不到15年的时间,新罗酒店的营业额大幅上涨,增幅超过了650%,达到了3.25万亿韩元(约为194亿元)。还发展出了拓展的品牌和业务,李富真也成功升任新罗酒店和三星爱宝乐园的负责人,成为了三星集团企业的首个女总裁。

凭借自己的能力,李富真将一手烂牌打得精彩,她常年蝉联韩国女首富的宝座。根据福布斯排行榜的数据,李富真身家23亿美元。

2018年三星集团营收达到243.77万亿韩元,打破了以往的记录,而三星方面也坦然承认,这个业绩要多亏了李富真与她旗下的新罗产业群。

相比长女出众的商业头脑与魄力,这位保安出身的穷小子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岳父李健熙把他送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商科,可他却连学好英语的毅力都没有,甚至软弱到两次试图自杀,都被李富真救下来。后来,混到毕业的任佑宰回国空降为三星电子的副总经理,挂着虚职混着资历。

事业上不努力,任佑宰还染上酗酒的坏毛病,喝了酒就在家发酒疯,甚至对怀着孕的李富真拳打脚踢。

这一切,都和童话里应有的结局完全相反。纠缠了15年,2014年李富真以性格不合为由提出了离婚。

任佑宰却不同意,他想分割李富真22亿美元的身价,要孩子的抚养权,官司一直打到现在。

还说自己并不爱李富真,相恋的四年都没法摆脱她。

2015年2月,李富真向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提起离婚诉讼,经过一个月的审理,法院一审判决原告李富真与任佑宰离婚,独生子的监护权、抚养权归原告。任佑宰不服上诉,并提出巨额“分手费”,要求女方分给他12000千亿韩元财产,这是韩国离婚财产分割诉讼史上的最高金额,一度轰动韩国社会。

2016年10月,水原地方法院做出二审判决,裁定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无管辖权,撤销一审判决,将该诉讼移交给首尔家庭法院重审。

2017年,首尔家庭法院作出裁定,准许两人解除婚姻关系,子女监护权和抚养权归李富真,任佑宰则分得86亿韩元家产,任佑宰方面则表示,财产分割部分遗漏了股份财产,会继续提起上诉。直至获赔1.2万千亿韩元。

而在9月26日,三星家族长女李富真与丈夫任佑宰的离婚诉讼二审结果出炉。法院判决两人解除婚姻关系,李富真将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),对此结果,男方表示可能再次上诉而女方表示满意。

李富真并没有被恶心的前夫影响太多生活,工作之余,她也会带儿子去逛超市,尽量减少父母旷日持久的离婚官司带给孩子的阴霾。

就算不慎摔断了腿,还是妆容精致、衣着得体,脚上打的石膏上,还有儿子的温馨涂鸦。

去年10月,有媒体曝光了原三星电机顾问任佑宰与已故女星张紫妍的通话记录。

通话记录显示,张紫妍在自杀9个月前的2008年6月频繁与一个特定的电话号码联系。

仅6日至17日期间就与对方联系了35次,除了最长一次通话时间达到五分钟以外,大部分通话时间都在一分钟左右。通话对象疑似曾担任三星电机副社长职务的任佑宰。

如若证据属实,那足以说明任佑宰人品之恶劣。

有一句古话叫作门当户对。

从李富真和任佑宰的婚姻我们也能看出,当两人的见识、教养、阅历和三观都有巨大鸿沟时,勉强结合的婚姻最终也会因为时间的累积而加大裂缝。

对于李富真而言她并没有抽到最好的牌,可却通过努力经营挣得了自己的事业,前景更是一片红火。反观她的前夫,通过跟李富真的联姻,抽到了人生的上上签,但多年来却毫无建树,亲自把一副好牌打的稀巴烂。

面对前夫不断的索赔,不少网友也调侃到,这男的是不是胃不好,这么喜欢吃软饭?

相关阅读推荐:

精彩图文

大家都在看

猜你可能感兴趣